当前位置:hddyes.com旅游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2022-11-07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的旅游产业造成了重大的损失,特别是国内几乎所有的旅游景点和游玩项目都关闭,交通暂停,旅游业百分百的停止运转,对于旅游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那么疫情过后,旅游业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彻底恢复呢?

近日,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TTC)发布了全球旅游业危机研究报告,

称疫病影响旅游业的恢复期平均19.4个月。

去年,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与美国全球救援公司(Global Rescue)合作,重点对2001年至2018年期间国际上90次危机对各国与城市的影响进行了分析,阐述了全球旅游业面临的风险,提出了应对危机的建议,并汇集了政府、非公有部门、目的地机构、国际组织与协会、学者的广泛意见,历时8个月完成了这份《危机准备、管理和复苏》研究报告。

报告称,随着全球化连通性、旅行便利性和富裕人群的崛起,国际旅游业呈现显著增长态势。从1950年至2018年,国际入境人数增长了5500%。同时,旅游业给目的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与社会效益,创造了数百万工作机会,保护了自然与文化财富,促进了繁荣,减少了贫困,改善了教育。但是,从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紧张局势到恐怖主义,再到不断变化的健康威胁和升级的环境威胁,世界风险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新的风险不断重塑全球生态体系。

报告将旅游业常见危机分为四类:恐怖主义、社会动乱、自然灾害、流行性疫病暴发。其中提到,在90次危机中,有12起是流行性疫病暴发。

报告称,流行病暴发已成为新常态,类似H1N1的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估计在450亿-550亿美元之间。疫病的平均恢复期为19.4个月,时间跨度为10个月到34.9个月。恐怖主义也是许多国际旅行者十分关注的问题。

但实际上,成为恐怖主义受害者的机率较低,因此,旅行业反弹较快,受恐怖袭击影响的地区旅游业恢复时间最短,平均为11.5个月,范围从2个月到42个月。而政治动荡或社会动乱对一个国家旅游业的损害远远大于恐怖袭击,政治不稳定性和内乱事件的平均恢复时间最长,为22.2个月,恢复期从10个月至44.9个月不等。

近些年,自然灾害发生频率和程度都急剧增加,1970年至2016年间自然灾害数量翻了4倍,而恢复的时间范围跨度最大,从1个月至93个月,平均为16.2个月。

报告建议,识别和理解各类风险仅仅是第一步,旅游业必须建立多样化、动态与分散的防风险布局,并实施分类施策与操作的整体机制。

旅游业恢复至少需要1年时间

南方日报:您预计影响时间会持续多久?

保继刚:新冠肺炎的感染人数已经远远超过非典。非典期间,全球29个国家报告临床诊断病例8422例,死亡916例;而截至3月3日零时,全国确诊80151例,死亡2943例,海外确诊12010例,死亡184例。它目前是非典时期的10.9倍。目前看来,疫情防控已取得阶段性成效,全国的新增确诊人数稳步下降,广东自2月16日以后新增确诊都低于10人,3月2日新增确诊0人,全国多个省市也都出现了新增确诊0人的现象,但对于湖北来说,总体确诊的量还是很大。

从政府管制的角度来讲,旅游业全面开业的时间还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尽管有些地方旅游景区开业了,但实际真正的游客不多,游客的信心恢复会有所滞后。同时,旅游业与其它行业相比,不是生活最必需的行业,所以旅游业开业的时间要滞后一些。

在不考虑其它因素下,如果疫情在上半年结束,我们可以粗略地作出以下判断:从我国经济发展所处的周期以及旅游市场自然发展规律来看,2020年下半年国内旅游会恢复性增长,

到2021下半年恢复甚至超过2019年同期规模水平,旅游业的恢复时间大体需要1年左右时间。

核心观点:全球发展旅游速度将会趋缓

南方日报:新冠肺炎疫情将会对国际旅游发展产生哪些影响?

保继刚:从国际上来讲,新冠肺炎疫情相比起2003年的非典,影响是更大的。有两个数据可以看出,WTTC世界旅游业理事会统计得出,2003年非典全球旅游业的损失是300到500亿美元。2003年中国人出国旅游占全球总量1.5%。到了2018年,中国有1.77亿人次出境旅游,占全球旅游消费16%。美国华人赵金林教授在文章中指出,据不完全统计,新冠肺炎疫情将会使得以依靠中国出国旅游为主要客源的东南亚国家短期旅游收入将减少30%。比如说泰国,中国是泰国的第一大客源国,中国游客的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2.7%。2019年,中国游客为泰国贡献了180亿美元的收入,而2020年1月24日到31日,中国游客下降60%,一周损失2.94亿美元,预计泰国1月到6月的收入会减少97亿美元。2019年中国游客占美国旅游人数7%,中国游客在美国的花费是340亿美元。由于疫情爆发,美国将减少103亿美元的旅游经济收入。

对于世界旅游来说,由于我国是世界旅游主要客源国,对世界旅游贡献率在12%以上,本次疫情对世界旅游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就其总量影响而言,今年的全球旅游发展速度将会趋缓,增长速度会形成零增长或者负增长的发展态势。

核心观点:一时危机阻挡不了旅游业发展

南方日报:2003年非典疫情过后,旅游产业长期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在您看来,本次新冠肺炎疫情过后,旅游产业是否还能够继续保持高位增长?旅游产业的基本面是否会发生变化?

保继刚:从历史上历次“灾难”(一战、经济大萧条、二战、地震海啸、金融危机、“非典”)后的情况来看,旅游业都没有消亡,不仅没有消亡,旅游业在全球的经济比重中占比越来越大。旅游是人们追求美好生活方式的体现。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旅游是一个永远的朝阳产业,一时的危机阻挡不了旅游业的发展。这也是旅游业界同仁应该取得的共识。

从旅游业恢复的角度判断:国内旅游特别是短程旅游率先恢复,出境旅游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出境旅游还可能受到我国外汇收入的影响,与其呈正相关,入境旅游的恢复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与此同时,度假旅游、自然康养旅游将会有一个大的增长;城市旅游消费会更加活跃,都市周边的乡村旅游会有大幅度的增长;自然地理尺度大的地区和疫情不严重的地区,旅游会有较大的恢复;团队旅游特别是长线团队旅游恢复尚需要一定的时间,散客特别以自驾为主的家庭出游方式会有一个大的恢复,长线的旅游包车、旅游专列恢复将较为缓慢。

产业发展思考

核心观点:不应片面夸大旅游业损失

南方日报:现在很多媒体都在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国旅游业损失或达万亿,您怎么看待这个判断?

保继刚:对于国内的影响来说,我认为目前有一些媒体或者专家的计算是偏大的。他们的依据是根据2019年全国旅游收入的总量是6.5万亿人民币来计算,而问题在于,6.5万亿又是怎么算出来的呢?另一个是携程公布的数据,携程发布了一个消息,预计2020年春节期间全国会有4.5亿人次出行,旅游业收益不低于5500亿。但是在这4.5亿人次中,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是回乡,虽然都在“流动”,但是否也算在“旅游人”当中呢?

核心观点:“报复性增长”是伪概念

南方日报:很多媒体和智库都预测,疫情过后旅游消费市场大概率会出现2003年非典过后的报复性增长,你怎么看?

保继刚:会不会出现所谓“报复性增长”,要看以哪个阶段的指标做参照,跟现在相比还是和去年同阶段指标相比。跟现在比,它一定是报复性增长,因为现在是零。但是若你说跟去年相比,那就不一定,而且两位数的增长就算是报复性增长吗?我们应该更实事求是地来对待统计数据,来认识旅游业。各大旅游研究智库也应该实事求是地做好深入调研,而不是人云亦云或者采用哗众取宠的说法,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措施,这是我们智库应该做的。

核心观点:借机挤掉旅游统计的“泡沫”

南方日报:如果说当前媒体对旅游业的损失预测是不科学的,我们应当怎样更科学地了解统计数据?

保继刚:疫情后,我们应当借用这次旅游业“归零”的机会,把统计数字的泡沫挤掉,实事求是地认识旅游业,引入地理尺度来进行统计,即按省、市、县三级地理尺度来进行游客统计。当前的弊端是把众多数据叠加在一起,一位湖南游客到了广州、佛山、珠海,三地都将他算到游客数量里,最后汇总游客量,1个人变成了3个人,这将会产生叠加效应,从而导致数据与现实不符。引入地理尺度后,根据轨迹来统计外省到广东的人数,我们可以更加准确地计算出外省游客的数据。

数据也可能是泡沫。以学生为例,中山大学旅游学院一年级本科生中,80%的人有超过两个手机号码,家乡一个读书地一个,这样的双卡双待,使得用电讯数据来计算的游客数量变相增加。另外乘高铁和高速公路自驾的人,比如从广州到昆明,途径广西和贵州被记录为广西和贵州游客,但实际上并没有在广西和贵州进行消费。以春节为例,返乡人员被统计在游客数量上,但是其住宿和餐饮的消费会比正常的旅游者要低。因此,疫情之后对于旅游的研究以及决策来讲,我们有机会从零开始,得到一个更加科学准确的数据。

核心观点:重新认识旅游业的脆弱性

南方日报:很多人都说旅游是朝阳产业,但又是很脆弱的产业,我们应当如何认识旅游业的脆弱性?

保继刚:旅游行业有它非常脆弱的一面,任何突发事件对旅游业的影响非常直接且严重,行业风险很高。旅游产品不能储存,不像汽车或者粮食,今天卖不了可明天卖,一个地方卖不了换个地方卖,这就是旅游业与其它行业相比脆弱的地方。因此,旅游需求是敏感的,旅游行业是脆弱的,但是行业脆弱不等于没有生命力,不等于没有未来发展的潜力。

核心观点:当前旅游投资方式过重

南方日报:近年来,旅游业呈现出投资大、周期长的特点,但是脆弱性使得旅游企业的风险过高,我们应当怎样看待这一问题?

保继刚:在谈脆弱性的同时,学界最近谈的比较多的是恢复力,也就是旅游地或产品在遭到危机之后的恢复能力。实际上,我们以往常说的旅游业特征——投资少、见效快、成本低,恰好与现在相反。在旅游发展的初级阶段,实际上呈现了共享经济特征。以阳朔为例,旅游业开始是用自家的门面卖啤酒和美食,腾空两个房间做住宿,这就是投资少。后来经济发展好了,追求五星级酒店甚至是国际品牌的酒店,变成了投资大,周期长,这样一来,风险就大了,我们应该借此机会反思。

因此,在对脆弱性和恢复能力的认知下,我们应该考虑旅游企业的不同方式的承受能力是不一样的。比如现在的民宿是越来越高端化,在面对疫情的时候,它的脆弱性就表现出来了。我们是不是更多的要考虑最早提出来的说旅游业投资少、见效快、效益高的灵活模式,也就是说,我们从学术上回到那种替代性发展、包容性发展思路上,而不一味地去追求投资额的多大?

核心观点:提供更好的公共管理服务

南方日报:在您看来,疫情过后,各级文化和旅游部门更应该从哪些方面制定和出台有关政策,有效激发需求侧市场,助力旅游业恢复产业活力?

保继刚:我更关注的是会不会有大规模裁员,会不会有很多人失业。旅游直接就业2826万人,旅游直接和间接就业7991万人,占全国就业总人口的10.29%。如果稳定了旅游业的就业,就很大程度上稳定了国家的就业基本面,使社会更加稳定。

至于如何恢复产业活力,我觉得不需要政府太多激励,只要经济稳定了发展了,旅游业是会起来的。还有去年国家提到议事日程的“消费税立法”,估计今年人大会通过并实施,这会激发地方政府从实质上重视旅游业发展,因为旅游消费可以直接体现在地方税收。因此政府最重要的还是在控制好疫情之后,提供更好的公共管理服务,因为不管这次出现什么状况,旅游的需求依然会存在的。同时,从产业的发展来看,要调整旅游供给体系建设的基本思路,以“+旅游”而不是“旅游+”的方式推进旅游供给体系的建设。